《争霸赛尔洛斯》主角索伦萨兰完整版免费试读精彩阅读_思安小说网

争霸赛尔洛斯

争霸赛尔洛斯 连载中

争霸赛尔洛斯

时间:2021-09-20 17:22:24 分类:玄幻 来源:落初 作者:火焰怒风 主角:索伦萨兰

新书《争霸赛尔洛斯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火焰怒风,主角索伦萨兰,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有史以来,有关索伦帝国与萨兰王国的纷争从未停止,人们甚至都已经不知道两国为何要彼此仇恨到这般地步!但是,‘恩怨’与‘仇恨’就是那样确确实实的,在两国人民心中不断继续传承和蔓延下去。作为萨兰王国中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赵羽,他又该如何与他的朋友们,去面对这场存在于赛尔洛斯中的数百年浩劫呢?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本书QQ群956632478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天空中乌云翻腾密布,倾盆而下的大雨已让在场所有人都浑身湿透。轰隆雷声与呼啸的狂风又不断在周边肆虐,这令树林中的气氛压抑到了极点。

杨洁宁与那个男人始终保持着对视状态,彼此间射出的目光也在不断激烈对撞。至于刚才与杨洁宁对战的那三位年轻人,则乖乖站在一旁。似乎没有那个男人的指示,他们并不敢轻举妄动。

良久,杨洁宁放弃般地垂下双目,那本紧握法杖的手也不自觉放松了点。

“原来是张志洁啊!”嘴内吐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,杨洁宁低叹了口气。恰巧又有一记雷声伴奏而来,他脸上划过一丝自嘲的笑容,“想不到索伦帝国派出的追兵中,还有你这条走狗。”他微微摇了摇头。

正如杨洁宁所讲,男人的名字叫张志洁。

张志洁年纪三十岁朝上,有着张辨析度极强的鞋拔子脸。仔细观测,那袒露而出的饱满额头,似乎在‘嘲笑’他过高的发际线。他曾是杨洁宁最为器重的弟子。可是就在几年前,张志洁背叛了自己的国家,投入进了索伦帝国的怀抱中。

“老师说话为何那么难听呢?”

与杨洁宁的气馁垂肩形象截然相反,只见张志洁高高挺起胸膛,透出了股傲人的自信感。

他还将头微微向一侧偏去,两眉也是朝中间一个揪起凑拢,“怎么说我们师徒俩也有三年多的时间未曾见面了。难道老师在看到我时,就没有一丝怀念吗?”

“哼,怀念?”杨洁宁重新抬眼望向张志洁,目光中无不显露着轻蔑,“你还认我这个老师吗?”

“认,怎么可能不认?一日为师,终生为师嘛!”张志洁抖擞着肩膀,语气颇为抑扬顿挫。他脸上还透着个奸诈的邪笑,其中时不时露出的尖厉虎牙,简直就像个恶魔族魔鬼。

杨洁宁盯着那张讨人厌的笑脸,有种说不出愤怒感。他真想上去就给那个叫张志洁的男人一巴掌,但却有些力不从心。身上的伤势与需要完成的紧急任务都不容许他这样做。于是乎,他极力压下了心中的那团怒火。

“好,张志洁。如果你还念在我们的师徒情分。如果你还记得自己曾是一名萨兰国人。那你就不要再助纣为虐了。”说着,杨洁宁快速瞥了眼一旁的那三个年轻人,“你赶快放我走,不要挡我的去路。”

“唉!唉!老师啊!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你怎么能说我在助纣为虐呢!”张志洁似乎笑得更欢了,身躯都一并抖动起来,“明明是老师你顽固不化,还在以迂腐的眼界来看待这个世界。”

被这么一讲,杨洁宁那好不容易压下的火气又再度燃气。“你……”

“老师。你听过一句话叫‘良情择木而栖’吗?现在的索伦国是地大物博,强盛不已。”说话间,张志洁似乎有被自己陶醉到的趋势。他就像抱着什么东西似地慢慢举起双臂,言辞滔滔不绝,“它拥有着两百多万的领土不说,手中更是聚集了百万大军。像这样一个庞大的国家,老师为何要强行螳臂当车地去抵抗呢?为什么不能和我一样,识时务地加入其中,共创一个美好的人类王朝呢?”

“张志洁。”杨洁宁怒吼一声,“你已经完全成为他国的走狗了。像你这样的人必定会钉在耻辱柱上。”

张志洁见状先是沉默了阵儿。之后,他抽动了下半边面孔。“什么?你说我钉在耻辱柱上?”他朝杨洁宁犀利瞄去。此刻,他的脸上已笑意全无,“老头子,钉在耻辱柱上的,难道不是是你吗?”

杨洁宁对张志洁的言论有些诧异,他不由地瞪大了眼睛。

“是你迂腐不堪,被一些无聊的信念所绑着。”张志洁说着释然垂下了本举过头顶的双臂,“国家与国家之间从来都是以实力说话。索伦国无论哪个方面都碾压着萨兰,它注定就是要吞并萨兰的。而你这个老头却不知道顺应天命,违背起码的发展理论。你就不怕将来被全人类唾骂吗?”

杨洁宁的呼吸在加快,面容也跟着扭曲了。他清楚心中的火气也快达到了临界点。可是,还未等发作而出,他背部就突然感到阵剧痛。只要一激动,伤势必然又会加重许多。他明白这个道理。无奈,他只得尽量佝偻起身躯,两手一并向握于法杖。

雨下得较之前更为汹涌,坑洼的几处泥地里都积起了水。

“张志洁。你知不道?”杨洁宁喘息着低下了头。雨水喷洒在他的脸上,最终自面颊两边滑下,“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收了你这个徒弟。唉!”他满面悲容地轻微摇起了头。

可是,对于眼前自己这个曾经的老师,做出如此狼狈的垂老哀愁样儿,张志洁是丝毫未被触动到。相反他还略带挑衅地勾起嘴角,轻哼了记笑声。

“杨洁宁魔法师。”

这时,另一个声音自一旁响起。那是由血祭师朱琪发出的。他特意上前了几大步,这样使得他向比另两个年轻人位置更为靠前。

“我们刚才都已经见识到你的实力了。你真得是一位非常强大的魔法师。”朱琪对其行了个抱拳礼,“如果一对一的话,显然我们这里的任何小辈,都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但杨洁宁却并没有回应,只是摆过脸重‘哼’了一声。

朱琪对此咧嘴笑了笑。“但就你前面说的,‘帮索伦国是在助纣为虐’,这我就实在是有些不解了。”

随着树林间泛起了阵阵闪光,不间断的雷声又接连响起。

“杨洁宁魔法师。现在我就先来问你一个问题。”朱琪语速不紧不慢,还乘着空隙将手中的法杖摆摆直。“我们索伦国是由人类构成的国家,你们萨兰国同样也是由人类构成的。你杨洁宁是一名人类,我们这里的四个也通通都是。”朱琪一手掌心朝天地托起,在几人间来回移动着,“那既然如此的话,为什么我们两国不能团结起来呢?既然同是人类,难道不应该相互团结,一起对抗赛尔洛斯的其他种族吗?”

在言毕的同时,朱琪的手已由翻托朝上,变为了紧握成个拳头。

“他说得不错,这也正是我要讲的。”张志洁也向前大踏步了下,那握持着的法杖还重重朝地面上一戳,“这些年来,赛尔洛斯的其他种族都看不起我们人类,认为我们人类是弱小的物种。直到索伦国的横空出世,才扭转了他们的看法。索伦国可以说就是人类的骄傲,也是人类的希望。至于其他人类国家,也应该来臣服于索伦,为人类做出贡献。”

张志洁的话音刚落,不只朱琪,连之前从未开口的何韦林与陆磊,都带有种神经质的满腔热血感,重重点起头来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杨洁宁诧异连连地望向那些仿佛着了魔的索伦人,“就是这样为自己的罪行找借口的吗?”

“喂!老年人。我说你就不要再固执了。萨兰被我们索伦吞并那是天道所为,更是对人类有着极大益处的。倘若你执意抵触索伦国,那简直就可以用人类的叛徒来形容。”陆磊冷冰冰地插来句话。

他如今的姿势是挺直腰杆,两手交握触摸到面前那把倒插于地面的利剑剑柄上。

“对,就是人类的叛徒。”张志洁冲着杨洁宁犀利一指,“这些年来,你这个老头在萨兰国做得昏庸事可不少。你宁愿去相信海那边的艾里亚公国精灵族,也不愿意与同为人类的索伦国合作。你知道你这样做的性质是什么吗?”他的眼皮骤然朝下一压,“简直就是一条出卖人类利益的精灵族走狗。”

“你……”面对张志洁的指责,杨洁宁两手猛然握紧了法杖。但随后的几秒钟,他剧烈咳嗽了好几下。

艾里亚公国是距离他们所在的亚古大陆东面,一个位处于复兴大陆上的国家。它的主体名族为精灵族。由于两块大陆之间隔了个无尽之海,所以艾里亚公国对他们来讲,可以说非常相距甚远的存在。

杨洁宁环顾了起围在身边的索伦人:“你们…………咳……咳……任凭怎样地油滑狡辩……咳……咳……都不能否定你们国家要侵略的事实。”

“杨洁宁魔法师,你这样说的话我们也没办法。”朱琪挺了下腰板,“你目前最好的选择就是赶快投降,并识相地把‘东西’给交出来。”

被朱琪这么一讲,杨洁宁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胸口。在衣服内,藏着那个他用命拼来的黑色封皮文件袋。

“那‘东西’就在你身上吧!不要不承认,就是你在索伦国偷出来的那份黑色封皮文件袋。劝你还是快点交出来。然后再回到你的萨兰国国都,让你们的国王和官员全都投降。或许索伦国还会给你们一个体面的臣服。”张志洁就像是在作着补充。

杨洁宁闻言喘了几口粗气。他拼劲力气不再以法杖支撑身体,而是勉强站直起身体。可是,那两条老迈的腿却在不住颤抖着。

张志洁显然是注意到了这点,他冲着杨洁宁的两腿瞄了眼。而后,张志洁幸灾乐祸地笑了笑。

“老师,考虑好了吗?”

杨洁宁迎面撞向了张志洁的嘲讽视线,还带着个露齿冷笑的神情。“张志洁,你如今还能叫我一声老师,老实说我真得感到很‘欣慰’。”

“但是,老师。如果你再不识抬举的话,那可能就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了。”

“呵……呵呵,那也不要紧。反正你之前不是直接就用老头子来称呼我了吗?”说罢,杨洁宁脸上的笑容彻底僵住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无以伦比的严肃面孔,“想让我投降并把‘东西’交出来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而且……”他扭头对着在场的所有索伦人都是犀利相视,“我们萨兰人也不会轻易屈服。不要以为你们几句随便的威胁,就可以动摇我们那颗保卫国家的心。”

杨洁宁的话音刚落,一记前所未有的雷声便轰然扫来。气氛就像陷入死寂,也不知是因为杨洁宁的言论,还是那记响彻大地的雷声所致。

过了足有几秒钟,张志洁才有了个闭眼叹气的反应。

“是吗?哎!既然如此的话,那你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当张志洁睁开两眼,目光中已隐约有了几分凶悍杀气。

“哼,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对我不客气。”

“其实你不把‘东西’交出来也无妨。”张志洁舔了下嘴唇,“我们可以直接杀了你。与其为‘东西’去废功夫,倒不如直接对持有人下手,那也是最彻底的办法。相信你死了以后,‘东西’也会就随之消失了。”

就在张志洁讲完话的那一刻,朱琪他们三人往杨洁宁的所在位置凑近了一番。

杨洁宁向着一侧斜了下眼珠,他十分清楚即将而来要发生的事情。他随即将心一横,握紧了那把跟随了他快三十多年的法杖。

霎时的,树林间的氛围好似变得安静起来。不再有雷声打扰,有的只是‘嘀嗒嘀嗒’的落雨声。

“杨洁宁,有的事情你可真得不要怪我。”张志洁微微勾了勾嘴角,“是你自己冥顽不灵,才会导致事态变成现今这样的。”

与张志洁言语对应的是,那三位年青人当前的轻微举动。

陆磊的手正渐渐摸向剑柄。待到手心与剑柄彻底向贴合,他保持了这个姿势许久。朱琪与何韦林则是托起一手掌,金色闪电和冰冷寒光各自在他们手中显出。

“如果你可以识趣点,像我一样加入索伦国。那么现在你一定也是名索伦的高级官员。到时我们师徒俩又可以像曾经那样一起共事了。”

“我永远都不会和一个卖国的走狗共事。”

张志洁听后不屑地咂了咂舌:“难道到了现在,你还要这样顽固下去吗?我前面说了那么多你也一定都没听进去吗?”他的眉头皱得紧紧的,就像两条弓起的蚯蚓,“我们都是人类,需要团结在一起。只有团结了,我们才可以对抗赛尔洛斯的其他种族。”

“不要为自己的侵略找借口。萨兰是萨兰,索伦是索伦。人类与人类之间可以合作,但绝对不是赤裸裸地前来侵略与强行掠夺。”

“好吧!我与你完全说不通话。老师,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老师了。”长久的沉默过后,张志洁深吸了口气,“再——见——了。”

随着记轰鸣的雷声压来,一场大战也就无可避免地展开。

“呀……”先是陆磊大吼一声,拔起插入地面的宝剑,就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起砍来。宝剑经过层层落雨的包裹,更显示出了它的锋利寒光。

杨洁宁赶快迅捷避开。可是,就在往一旁避开的过程中,他全身都深感到了阵剧痛。伤势正无孔不入地影响着他的战斗力。他咬紧牙关强行顶了过去。

“臭老头,我看你能否一直躲避开。”陆磊眼见自己的首次劈砍扑了个空,他又再次提起挥动宝剑。

这次,宝剑是以横砍形态袭去的。可万没想到的是,只见杨洁宁做了个收腹动作,又再一次避开了陆磊的攻击。不只如此,杨洁宁手上还显出了个发寒的蓝光。

每次都是你攻击,现在该换我了——杨洁宁射出了手中的‘寒冰箭’。

什么?陆磊显然并未准备好,他眼见着地方的寒冰箭冲自己飞来。他只得将宝剑挡于身前,勉强对应着突然到来的威胁。

寒冰箭击中了宝剑剑身,陆磊被震得后退了好几大步。他与杨洁宁对了下眼,双方都射出了不服气的目光。

杨洁宁正要打算再度进攻,哪只余光突然感受到了个金色的光芒。不用转头,他都能清楚那是血祭师朱琪发出的闪电链所致。

杨洁宁猛然提起法杖,从容地启动了法力罩。

闪电链朝着杨洁宁这边冲来,击中到法力罩上。它们互为撞击所造成的气波,朝周边一个蔓延。但很快,闪电链衰竭了,法力罩却屹立不倒般地继续散发着强大力量。

朱琪脸上划过一丝惊讶。这还是受了重伤的人吗?他以一个吞咽口水的动作来掩饰内心的诧异感。

“你们这些小毛孩,还是太嫩了。”抵御住了敌人的攻击,杨洁宁顺势向朱琪射出了多根寒冰箭。

朱琪倒吸了口凉气,向一旁仓促跑去。只是,他还是被其中根寒冰箭射中左肩部位,只感觉好像被个冰冷的大手狠抓了下,朱琪随即用右手强捂住那处。

“可恶。”朱琪瞪向了与之交手的魔法师。果然名不虚传,这是他当前的最主要想法。

就这点能耐吗?杨洁宁大幅度地挥动了下手中的法杖。

突然感触到了股冰冷的寒意。久经沙场的杨洁宁第一时间便辨认出了敌方的招式。他斜了下眼珠,头部稍稍往一侧偏去。寒冰箭自他的脸颊边划过,还顺带擦动了他鬓角处的头发。

躲避开了寒冰箭,杨洁宁转过了头。何韦林释放招式的动作映入了他的瞳孔中。

杨洁宁握紧了法杖,一股强大的法力气息被灌注到了左手上。他正要发动进攻。突然的,两条臂膀同时感到阵剧痛,同时面前的一切也整个麻利抖动了下。他闭眼摇了摇头,稍微压低了下自身肩膀。伤势对他的腐蚀还在加深,他都不清楚自己能撑到哪一刻。

等到回过神来,眼前是又一根寒冰箭射来。杨洁宁睁大眼睛,凌厉地避开之。但他正要朝何韦林发动反击时,耳旁又忽感到有骇人的剑风正在逼近。

杨洁宁倏地扭过了脖子。任凭大雨如何在脸上流淌,他都义无返顾地透过模糊雨幕,望向了那个正急速跳来的人影。

陆磊跳得足有三米多高,他双手握着宝剑朝杨洁宁重劈而来。

“去死吧!”他口中还喃喃着话语。

杨洁宁只得暂时压下进攻欲望,转身强行启动起了防御法力罩。陆磊的跳劈正中目标。一时间,宝剑剑锋与护罩的碰撞到一块,进而产生股前所未有的能量。能量的撞击又迸发出阵飓风,将一定范围内的树枝叶吹得歪扭无比。

‘你……你去死吧……去死吧!’腾在半空中的陆磊,开始不断对自己内心注入着这句话语。他的宝剑也在一步步深嵌入那个透明护罩内。

眼看着敌人正在用宝剑慢慢蚕食自己的法力罩,杨洁宁拼死注入着自身法力值。最终,他还是成功地震开了陆磊。

承受着反作用力,只见陆磊悻悻往后倒了几步,直到扶住一颗粗实大树才勉强站稳。

但这次冲击又令杨洁宁的视线产生了丝模糊感。不再是随便摇摇头就可以驱散掉,他的视角始终是半模糊状态。未等彻底恢复过来,另一个敌人又无情地攻来。

何韦林的一记寒冰箭已近在眼前。杨洁宁想要躲开,但两腿却不听使唤。寒冰箭正中了他的右胸口,他突显出阵股冰冷的发憷。微低下头,他才意识到自己胸前那块衣布,已然变成了块僵硬的薄冰。

根本没时间去等待剧痛的散去,他先是用法杖在地面上犀利一撑,提起两腿就往远处跑去。忍受着胸腔内都扩散出冰冷寒意,他奋力躲避着敌人。

“想跑?”何韦林看到如此场景,接连射出了寒冰箭。

杨洁宁感受到了背后的威胁,他以几个左右横跳躲开了寒冰箭。那些冰箭纷纷射到了他穿梭而过的树干,将那一边树林冻成了一个个冰雕。

奋力避开了一个魔法师的进攻,可刚没跑几步,一道交互缠绕的闪电链就挡在了杨洁宁的面前。

闪电链击中了他身前的一排树木,不仅把它们给劈得倒下,所带出的火星又覆盖到了树干上。瞬间,树林中燃起一小片火光来。虽说当前的境况是大雨如注,但却未能起到消减到这片火光的作用。雨水落洒到了树干上,使得一阵阵烟雾飘散而起。这样的话,本来就能见度极低的树林中,更显示出了阵虚幻的迷雾景象。

杨洁宁停步转向了闪电链发出的源头,五官扭曲的朱琪正站在那边。

此时朱琪正怒目圆睁地瞪着杨洁宁:“杨洁宁魔法师,你的寒冰箭还是真是令人胆寒啊!”

杨洁宁冲其挑衅般地勾了勾嘴角。

“我今天也算是领教到‘最强魔法师’的真正实力了。”朱琪抿紧住了嘴唇,“但我现在可不会再大意,我会集中所有思绪来击垮你。”说罢,他反手轻拍了下刚才被冰箭击中的左肩处。

杨洁宁大口喘起了气来。精神已经是越来越无法集中,身体也在往散架的方向上发展。他清楚要是再拖下去,那就只有两个字:必败。

相关内容推荐:

娜娜子

编辑娜娜子点评:

《争霸赛尔洛斯》此书奇葩,文笔流畅,引人入胜,值得收藏!稍有瑕疵的是章节缺失或混乱,错名错字错字较多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玄幻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玄幻 > 争霸赛尔洛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