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这条侠道有点邪》主角小女子胡大结局免费试读_思安小说网

这条侠道有点邪

这条侠道有点邪 已完结

这条侠道有点邪

时间:2021-10-18 11:13:52 分类:言情 来源:落初 作者:小爱的尾巴 主角:小女子胡

主角是小女子胡的小说《这条侠道有点邪》此文是小爱的尾巴原创的言情文,文笔极佳内容精彩,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俗话说,十个穿越九个强,八个拽,七个帅。还有一个金手指,胡乱的,随便开。可为啥到了她这儿,却好像不大按剧本办。莫名其妙穿越也就算了,还穿成个男的,穿成一个男的就算了,居然还是个号称神捕的捕快。这没挂没金手指的穿越实在太坑了,等等,什么?你说还是给我安插了外挂的?外挂,什么外挂,你那所谓的外挂不会是那穿到魔教教主身上我家所谓的闺蜜吧!呵呵,老天,我觉得咱或许可以抽空聊聊了。

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三更招魂幌花开,四更阎王取命来。

招魂幌一旦钉绽,就算天罗密网,阎王也必至取命。

坐于房中,手持今日午时钉于园庭内亭柱上的三朵梅樱招魂幌,白泽远就着绢帕捏着招魂幌细细打量。对于这招魂幌的来历,他已从慕容华那处得了大概。

招魂幌,乃是百鬼窟专擅暗镖,虽形似梅樱,可这毒镖却无半分梅樱当有的婉柔,反而霸道得很。上喂见血封喉的剧毒,一旦触伤肌肤,几乎立即取命。

见血封喉的毒镖,今日擦身而过,放镖之人明显想要他两性命。而那出手想取他性命之人不是旁人,正是害其卧榻近月,尝尽剔骨断魂巨痛的罪魁祸首。

百鬼窟。

离窟主。

江湖上闻者色变的邪魔妖女,当日这幅身子的原主人就是在追捕她归案时身负重伤,险着丧命。当日之事,他自诸事不知,不过能将这幅身子的原主人伤至那等地步,显然这百鬼窟的窟主绝非普通邪魔所能定论。

心中思事,手中仍旧捏持暗镖,两指隔着绢帕轻轻黏揉,突着指上施力,只觉指捏之物挤陷,待移开两指时,那原呈梅樱之态的毒镖已成一块受压无形的废铁。

对于所谓的绝顶武学,以前的他一直觉得那就是别人编排出来哄人的,世上哪存内力,那些招息之间便可取人性命的事都是瞎扯出来骗人的。可当他醒来,宿存在这幅身体后,所经之事却一件接一件推翻他多年来一直以为的理所应当。

武学。

那招息之间便可夺人性命的武学,真实存在。

至少如今他所宿的这幅身子就真具有这种能力。

金制的夺命镖,单凭指上之力便毁其本形,而那有本事将具有这等能力的他伤得如此之重的百鬼窟离窟主,自不会是个能轻易打发的无能家伙。

平白穿来这儿,自个怎么来都没整明白,却得替这身子的原主人担上这等要命的麻烦,一想到这些,白泽远就犯晕。肘撑桌面抬手按捏头部,就在他叹道“人生倒霉事连连”时,窗外却传来一声碎轻的脆声。

“咔擦”一声轻响,像是树枝叫人踩断的声音,就是这一声脆轻让白泽远提了警。眉厉蹙,眸斜瞥向窗外,下一刻抬掌劈灭烛台,白泽远起身跃窗而出。

人刚跃出窗,方才出响之处早已无人,当即环目巡视,白泽远眼尖瞧见一道黑影闪游朝着园中潜去。立即迈身追去,脚下施展轻功紧随夜潜之人。

一身黑衣,如鬼如魅,白泽远的轻功已算天下独步,可今夜暗闯之人脚下功力显然比之毫不逊色。游穿于园中山石草木间,宛如鬼魅游行般,若非方才在窗外曾发出脆轻声响,凭了此人这身如魂的身法,怕是谁都得将其当成深夜飘游于园中的冤魂。

这入闯之人的轻功,实是不俗,若是换个地儿,白泽远想追上他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只可惜这人选错地了,六扇府,白泽远虽只浅住三月,不过三月对于一个陌生的地方,已够摸得明明清清。

借由熟路的便捷,白泽远提劲猛追,跃身翻过碍事的景木,脚错绕开拦路的山石,当足落踩往前捕追的同时白泽远顺势折下几片叶枝。

手上使劲,抬手朝着前方那人身背射出。虽只是几片薄可随风的绿叶,可在白泽远内劲的驱使下,去势也带戾杀。

叶虽薄,劲若足也仍可杀人。

身后杀戾紧至,入闯之人不得已只能错身闪避。脚下一错,身子移闪,气息稍顿,却给了身后白泽远近身的机会。足劲猛发,人已上行欺身,探手直攻,白泽远直接朝对方太渊穴攻去。

势如电闪,直接袭攻命穴,白泽远擒穴招式讲究快厉洒脱,出招从不带无用之势。任由对方如何闪身夺避,他的手总如粘黏般贴附于对方肢臂,游行由对方手上各处要穴,往往一招下便可将对方擒入手中。

这一招猛擒,快得叫人难防。不过一瞬的侧倾,竟已叫他逼至身后出招擒拿。眼看入闯之人太渊将落白泽远之手,势必被捉,谁晓眼瞧落擒的那刹那,那夜闯之人竟会出手反击。

手腕如蛇,灵巧转反,避开穴位的同时人也回身另一只手直接探出掌击。掌风攻至,避擒反主,眼看白泽远擒人不得反将被伤,却看他身压沉定,泰山落顶下身不动,腰部后仰身体挪折,避掌同时右手反切绕掌攻向内关,左手顺势飘滑点至曲池。

双穴被锁,夜闯者当下撤掌回身,避擒同时又是两掌夺攻。转瞬间,二人已过数十招,白泽远招招攻擒对方要穴,认穴之准,出手之快,叫人叹服。而那夜闯者也非寻常泛辈,次次拆解,叫其只攻却不得擒,二人招过数十,眼看白泽远见擒招不得已有加攻之势,对方却在这时收掌为守。

一招拆,抓了空机旋身退闪,身形一动人已跃出数丈,待身落定后,对方直接笑道:“佛手十八粘,好俊的武功。”

佛手十八粘,此乃白泽远成名武学,其以擒拿为主,又因只为擒人素不妄伤他人性命,而得江湖人赠一佛手之称。

佛手十八粘,若是得粘必得遭擒,任谁也是难逃。只是今日这夜闯六扇府一身夜行的女子武功显然不是他之下,且对于他的武功很是清楚。

当下人也没再动身迫追,而是负手站定,提警看着对方,白泽远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质询的问,对方没答反而笑着问道:“那你又是何人?”

不悦稍蹙,白泽远道:“深夜造访,一身夜行,敢问姑娘今夜来此有何要事?”

对方笑着说道:“没要事就不能来吗?难道你这地儿是皇宫后院,就不兴旁人闲得没事上这儿走走看看?”

娇声迭迭,质疑的话对方回得牛头不对马嘴,逗趣的调笑,纵是隔了一层面纱也仍可清晰听出女子话中透隐的邪邪坏意。全然不搭理白泽远语中所带不满,夜行女子那副吊笑的模样,倒真像无事得闲随性闯入别人家后院闲逛仅因单纯寻趣。

无事得闲,便夜潜他人住所打发时间?何人这般无聊,能无聊到这般地步?

如此答回,白泽远自是不信。女子笑趣时他已暗下作备,就在他准备寻机出手时,院子东处突然亮现火光。火光照荧,而后杂吵声渐近传来。

女子夜潜之事,显然已叫六扇府察觉。

深夜暗潜,自然得偷偷摸摸才有趣,人一旦多了,趣味也就散了。因那渐近的杂吵,女子显然不欲续呆,当下朝东处看去,随后叹啧一声,落下一句“下次若是得时再来细细研探你是何人”,便闪身潜入夜中,融于夜幕之下。

待这女子隐入黑夜中,东侧闻声而来的衙役也赶至,手中举着火把匆忙赶到白泽远身侧,王德问道:“白大哥,出了何事?难道有贼子夜闯六扇府?”王德话音刚落,蒋山和马章已举火把看查四周。

周遭似有杂乱,显然有人在此过过招。一番环查后,马章说道:“看来白大哥已跟那贼子交过手了。”张善颔首接道:“是啊,而且那人,显然已经逃了。”

“逃了?”惊了诧,王德说道:“与白大哥交手,何人有这等本事,竟能在白大哥手下逃脱?”

白泽远之能,六扇府上下谁人不服,张善那话落,王德自是诧惊。只是惊诧的话刚刚落吓,四人心中已同时划过一个念头。猜念方起,四人面色齐变,彼此相互对凝,马章低声询道。

“白大哥,莫不是,百鬼窟?”

百鬼窟。

能在白泽远手下逃脱者,江湖上屈指可数,而这屈指可数之中,又以百鬼窟最叫人惊寒。不但从白泽远手中逃脱,甚至还将其打成重伤。

百鬼窟窟主,叫人思而瘆寒。

今夜夜闯究竟何人,身份未定,可众人心中却已有断。

百鬼窟。

无疑了。

阎王要你三更死,没人能活五更天。

在这世上能这般肆意取人性命的,除了阴间的阎王,就只剩下阳间的百鬼窟。

心思及,身瘆寒,耳闻周遭猜语,白泽远的心思却已飘落寂暗。

百鬼窟吗?

如果今夜造访之人真是众人猜语中邪可成魔的百鬼窟窟主,那为何他会觉得那人。

有些怪?

相关内容推荐:

槑槑

编辑槑槑点评:

《这条侠道有点邪》这本书,我7年书虫都喜欢看你的,你不看?不看没有关系,我的口味就这样,希望大家和我一样挑剔,一样喜欢这本书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
  3. 言情
  4. 灵异

最新言情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这条侠道有点邪